挖机驾驶室很晃的简单介绍

 新闻中心     |      2022年08月04日

1、 三个饲养场主

山谷里有三个饲养场。三个饲养场的场主经营得不错。他们都是博鱼体育有钱人,但也都是卑鄙龌龊的家伙。他们三个简直是你所能遇到的最卑鄙、最小气的人。他们的名字是博吉斯、邦斯和比恩。

博吉斯是养鸡场的场主。他养了好几千只鸡。他胖得出奇,这是因为,他一日三餐要吃三只盖着厚厚一层水果布丁的水煮鸡。

邦斯是鸭鹅饲养场的场主。他养了好几千只鸭子和鹅。他是个大腹便便的小矮个。他长得很矮,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游泳池里的浅水一端,他的下巴都会在水面以下。他吃的东西是炸面圈和鹅肝。他把鹅肝捣成令人作呕的糊糊,然后把它们塞进炸面圈里。常吃这种食物,他便肚子疼痛,性情暴躁。

比恩是火鸡饲养场和苹果园的主人。他在一个长满了苹果树的果园里养了好几千只火鸡。他根本就不吃什么东西,而是饮用大量的烈性苹果酒,这种酒是他用自己苹果园里的苹果酿制的。他瘦得像一支铅笔,在他们三个人当中,他是最聪明的一个。

比恩、邦斯、博吉斯,

一瘦一矮一胖子。

三个坏蛋真是坏,

模样虽然不一样,

没有一个不贪财。

住在附近的孩子见了他们,就这样唱。

2 、狐狸先生

山谷旁的小山上有一片树林,树林里有一棵巨树,巨树下有一个地洞,地洞里,住着狐狸先生、狐狸太太和他们的四只小狐狸。

每天,天刚一擦黑,狐狸先生就会问狐狸太太:“啊,亲爱的太太,今天想吃点什么?博吉斯的肥母鸡?邦斯的肥鹅肥鸭子?还是比恩的好火鸡?”等狐狸太太点了菜,狐狸先生就趁着夜色潜进山谷,径去取拿。

博吉斯、邦斯和比恩当然知道东西被谁偷了,他们气得简直要发狂。他们可不是乐善好施的人,别说是偷他们的东西,就是让他们给点东西都难呐。所以,每天夜里,他们都端着 *** ,躲在自家饲养场的暗处,等着抓盗贼。

但是,狐狸先生显然比他们技高一筹,他总是从上风向接近他要去的地方。也就是说,如果前面的暗处藏着人,哪怕隔得很远,风也会把他的气息吹进狐狸先生的鼻子里。这样一来,要是博吉斯藏在他的1号鸡舍后面,狐狸先生从五十码外的地方就能闻出他来,他会立刻改变方向,直接扑向建在养鸡场另一边的4号鸡舍。

“这个该死的畜牲!”博吉斯高声叫道。

“我要把他的肠子扯出来!”邦斯大声说道。

“一定要宰了他!”比恩高声喊道。

“怎么宰?”博吉斯问,“我们怎么才能抓住这个狗东西?”

比恩用一根长指头小心地挖了挖鼻孔,说:“我有办法。”

“你还能有什么好主意。”说话的是邦斯。

“闭上嘴听着,”比恩接着说,“明天晚上,我们就躲在那只狐狸的洞口,等他一露头,我们就……砰!砰砰砰!”

“妙啊,妙,”邦斯说,“只是我们得先找到他的洞口才行。”

“我亲爱的邦斯,洞口我已经找到了。”狡猾的比恩回答说,“它就在山上的树林里,一棵巨树的下面……”

3、射击

“啊,亲爱的太太,”狐狸先生又问道,“今晚要吃点什么?”

“今晚咱们就吃鸭子吧,”狐狸太太回答,“烦请您给我们弄两只肥鸭子来,我和你一只,孩子们一只。”

“鸭子就鸭子,”狐狸先生说,“邦斯的鸭子顶呱呱。”

“一定要小心。”狐狸太太嘱咐他。

“亲爱的太太,”狐狸先生说,“从三里地外,我就闻得到那几个蠢货的味道,我都能闻出他们谁是谁。博吉斯身上带着烂鸡皮的臭气,邦斯一身鹅肝的臭味,比恩呢,毒气一样的苹果酒气如影随形地跟着他。”

“话是不错了,可该小心还得小心呐。”狐狸太太说,“你也清楚他们会在那儿等着抓你的,他们三个。”

“你就别担心了,”狐狸先生回答,“我先去了。”

不过,如果当时狐狸先生预见到博吉斯他们正在哪里等着他的话,他可能就不会这么自以为是了。博吉斯他们此刻就躲在洞口外,分别蹲在一棵树后面,手里端着上了膛的枪。他们还精心挑选了躲藏的位置,确保风不是从他们背后往狐狸洞里吹,而是相反。这下,狐狸先生就是想“闻”也“闻不到”他们了。

狐狸先生沿着黑漆漆的地道爬上来。到了洞口,他先把自己那张漂亮的长脸伸进外面的夜色中嗅了一嗅。他向前挪动了四五寸,便停了下来。他又嗅,从洞里出来的时候,他总是特别小心。他又往前挪了挪,半个身子从洞口探了出来。 他抽动着黑鼻子左闻闻,右嗅嗅,没发现什么危险的气息。他正要往前面的树林里跑,突然听到——或者说,是他感觉他听到了一点点声响。一种细微的沙沙声,好像有人从一堆干树叶上轻轻地、轻轻地移动了一下脚。狐狸先生把身子放平,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竖起两只耳朵,听了好大一会儿,却没再听到什么动静。

“刚才那一定是一只田鼠。”他自言自语地说,“或是别的什么小动物。”

他又往外爬了一点儿……又爬了一点,他快从洞里爬出来了。他再一次仔细地看了看他的周围:树林里晦暗不明,静悄悄地。月亮不知在哪里照着。

突然,狐狸先生那双在夜间格外明亮的眼睛,注意到就在离他不远的一棵树后面,有个闪闪发亮的东西。那是月光照在某种磨光的表面上反射出来的一块银色的小光斑。狐狸先生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看着。到底那是个什么东西呢?瞧,它动了!它在一点儿一点儿地抬高……天啊,是支枪管!狐狸先生蹭地一下跳转头就往洞里钻。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整个树林仿佛在他周围炸开了,砰!砰砰!砰砰砰!

从三支枪管里散出来的烟雾袅袅地飘上夜空。博吉斯、邦斯、比恩打他们藏身的树后面转出来,朝洞口走去。

“打中了没有?”比恩问。

他们中的一个人用手电照着洞口。地上,在手电的光圈当中,只见半截在洞内、半截在洞外,有一条血迹斑斑、破烂不堪的……狐尾!比恩拾起来说了一句:“我们打着了尾巴,却放跑了狐狸。”就把它扔了。

“活见鬼!”博吉斯说,“我们枪开得太晚了。他一伸头,我们就该开枪。”

“一时半会儿他是不会再把脑袋伸出来了。”邦斯说。

比恩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酒,喝了一大口,才开口说道:“要把他再饿出来,至少得要三天工夫。我可不想坐在这里干等,咱们挖吧。”

“哈,”博吉斯说,“你这才说到点子上。我们用不上几个小时就能把他挖出来。我们知道他在里头。”

“我估摸着他全家都在里头。”邦斯说。

“那我们就给他来个一锅端。”比恩说,“去拿铁锹!”

4、可怕的铁锹

在地下的洞里,狐狸太太一边体贴地给狐狸先生舔着尾巴根上的断头止血,一边说:“方圆几英里之内最漂亮的尾巴就这么没了。”

“疼死了。”狐狸先生说。

“知道你疼,甜心,但会很快好起来的。”

“它会很快再长出来的,爸爸。”一只小狐狸说。

“它再也长不出来了,”狐狸先生说,“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再也没有尾巴了。”狐狸先生郁闷极了。

那天晚上,狐狸一家只好饿肚子。孩子们早早地睡了,狐狸太太也打起盹来。可是尾巴上的痛让狐狸先生无法入睡。“啧啧,”他暗想,“我看,这次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现在洞口已经被他们发现,我们将从此不得安生,得尽快搬家,不然……那是什么动静?”他机警地侧耳细听——是铁锹!是铁锹挖土时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响!这可是狐狸一生中最怕听到的动静!

“快醒醒!”他喊了起来,“他们要把我们挖出去!”

狐狸太太一下子惊醒了,她坐起来,吓得浑身发抖。她小声地问狐狸先生:“你确定那是他们的动静吗?”

“我肯定!听!”

“他们会杀了我的孩子们!”狐狸太太哭了。

“没门!”狐狸先生说。

“他们会的,亲!”狐狸太太抽抽答答地哭起来,“你知道他们会这么干的。”

唰啦,唰啦,唰啦,铁锹在他们头上不停地挖着,地道上的石子、土粒开始从顶上往下掉。

“他们会怎么杀死我们,妈妈?”一只小狐狸问。他那双圆圆的黑眼睛,由于惊恐而睁得大大的,“会有狗吗?”

狐狸太太大哭起来,她把四个孩子搂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

突然,他们头顶上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一柄铁锹的利刃穿透了洞顶!看到这个可怕的东西,狐狸先生象触了电似的跳起来喊道:“我有办法了!快!一分钟也别耽搁!刚才我怎么没想到!”

“想到什么,爸爸?”

“狐狸挖洞比人快!”狐狸先生一边大声说,一边挖起来,“这世上没有谁比狐狸挖洞快!”

狐狸先生决意用自己的前爪挖出一条生路。土在他身后如尘暴一般地飞舞着。狐狸太太冲上去帮他,四个孩子也上来帮忙。

“往下挖!”狐狸先生指挥他们,“我们必须往深处挖,越深越好!”

地道沿着陡峭的坡度向下,越挖越长,越挖越深,离地面越来越远。母亲、父亲和四个孩子并肩挖着,十二只前爪动得飞快。渐渐地,铁锹的咔嚓声和唰啦声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狐狸先生停住前爪,说了声:“停!”他们都停了下来。狐狸一家转身看着后面刚挖出来的长长的地道,谁也没有说话。“噗-”狐狸先生开口说,“我看咱们算是脱离危险了!他们不可能挖到这么深的地方来。大家干得很好!”

他们坐了下来,歇一歇,喘口气。这时,狐狸太太对孩子们说:“我要告诉你们,刚才要不是你爸爸,咱们现在早都没命了。你们的爸爸是一只多么出色的狐狸呀!”

狐狸先生朝他的太太看去,太太对他报以微笑。听到狐狸太太说出这样的话,狐狸先生更爱她了。

5、可怕的挖掘机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博吉斯、邦斯和比恩还在那儿挖呢。他们已经挖了一个房子那么深的大洞,可还是没有挖到狐狸洞地道的尽头。他们一个个累得要死,又气得要命。

“该死的,”博吉斯说,“这浑蛋主义是谁出的?”

“比恩。”邦斯说。

博吉斯和邦斯用两对眼睛瞪着比恩。比恩又喝了一大口苹果酒,也没让让他俩,就把酒装进了口袋。“听着,”他怒气冲冲地说,“我要抓住那只狐狸!不把他像晒肉干似的吊死在我的前门廊上,我决不罢休!”

“我们光这么挖肯定抓不到他,”胖子博吉斯说,“我可是挖够了。”

大肚皮侏儒邦斯抬头看看比恩,问:“你还有什么馊主意?”

“你说什么?”比恩说,“我没听见。”比恩从不洗澡,他也从不洗身上。他的耳朵里满是耳屎、污垢、口香糖、死苍蝇之灯的脏东西,所以他听不见别人说话。“大声点,”他对邦斯说。于是邦斯对着他大声喊道:“还有什么更馊的主意?”

比恩用一根脏指头挠了挠脖梗,那上面有一颗疖子直发痒。“干这活嘛,”他说,“我们需要机器——机械铲。用上机械铲,只要五分钟,我们就能把它挖出来。”

这个主意真不赖。就是博吉斯和邦斯也承认,这是个好主意。

“既然大家都同意,”比恩开始分配任务,“博吉斯,你留下,注意别让狐狸跑了。我和邦斯去把机器开过来。狐狸要是想往外跑,直接给他来一枪。”

瘦高个比恩在前面走,矮胖子邦斯一溜小跑在后面追,大胖子博吉斯守在原地,用枪指着狐狸洞口。

没过多一会儿,比恩和邦斯各开着一台前边带机械铲的大型履带式拖拉机,轰隆隆地开进了树林。这两台黑色的机器,看上去杀气腾腾地,像两台要吃人的怪兽。

“好,开始!”比恩大喊。

“去死吧,狐狸!”邦斯大叫。

拖拉机开足了马力,用机械铲把大块大块的土从小山上挖下来,狐狸先生洞口的那棵大树,首当其冲,像根火柴杆似的倒下了。一时,山上碎石乱飞,树木纷纷倒地,噪声震耳欲聋。

地下,狐狸们蜷缩在地道里,听到上面传来吓人的噪音——乒!乓!轰!

“上面出什么事了,爸爸?”小狐狸们大声问,“他们在干什么?”

狐狸先生不知道上面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那三个人在干什么。

“是地震!”狐狸太太大喊了一声。

“快看!”一只小狐狸说,“我们的地道变短了,我能看见亮光了!”

他们都向后看去,真的,地道入口离他们只有几英尺远的距离了。顺着洞口的亮光望过去,他们看到那两台巨大的黑色机器,已经快开到他们头顶上了。

“是拖拉机!”狐狸先生大喊,“还带着机械铲!赶快挖洞逃命!快!”

6、竞赛

现在机器和狐狸之间展开了一场殊死比赛。起初,那座到山象一个大三角形,山上一片葱绿。

一个小时之后,挖掘机从山头上挖去了越来越多的土,小山已经被挖掉了一半,尖尖的山头已经消失了。

每当狐狸们取得一点进展,丁丁当当的响声渐渐减弱时,狐狸先生就会说:“我们就要成功了!我敢肯定!”但是随后不久,那机器就又会来到他们跟前,巨大的机械铲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响越来越高。有一次,当其中一个机械铲就在他们身后挖土时,他们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那锋利的金属铲刃。

“别停下,亲爱的!”狐狸先生气喘吁吁的说,“不要灰心!”

“别停下!”胖子博吉斯冲邦斯和比恩喊道,“现在我们随时都会逮住他!”

“你看见过他吗?”比恩回头喊道。

“还没有。”博吉斯大声说道,“但是我想你已经离他很近了!”

“我要用我的铲斗把它铲起来!”邦斯喊道,“我要把他剁成碎片!”

但是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挖掘机仍然还在挖着。可怜的狐狸们也在拼命的干着。现在小山被挖去了一大半,只剩下一小点的土地了。

饲养场主们也没停下来吃午饭,他们干得上了瘾,不忍罢手。

“喂,狐狸先生!”邦斯从挖掘机上探出身子喊道,“我们这就要抓住你了!”

“你再也没法偷鸡吃了!”博吉斯嚷道,“你再也别想到我的饲养场去打主意了!”三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精神失常的状态。瘦子比恩和大腹便便的小矮个邦斯像疯子似的开着挖掘机,加足马力,以极快的速度用机器铲挖着。胖子博吉斯像个苦行僧一样跳来跳去,嘴里不停的喊着:“加油!加油!”

到下午5点,那座小山在原来那座小山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挖掘机挖出的那个坑就像一个火山口。这可是一大奇观,周围村庄里的人成群结队的赶来观看。他们站在大坑边上,盯着下边的博吉斯、邦斯和比恩。

“喂,博吉斯,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在逮狐狸!”

“你们一定是疯了!”

人们嘲讽着,大笑着,但是这反倒使三个饲养场主比以前更加狂怒,更加倔强,更加坚定。不抓住狐狸,他们决不罢休。

7、我们决不让他跑掉

比恩在下午6点钟关闭了挖掘机的马达,从驾驶座上爬了下来。邦斯和他一样,也从挖掘机上爬了下来。两个人开了一天的挖掘机,累得浑身僵直,而且还饥肠辘辘。他们向大坑底部的那个狐狸的小洞口缓缓走去。比恩气得满脸发紫。邦斯用不堪入耳的脏话咒骂着。博吉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他妈的,这个该死的不要脸的臭狐狸!”他说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要对你说的是,咱们不能罢手,”比恩说道,“咱们不能让他跑掉!”

“咱们决不让他跑掉!”邦斯大声说。

“决不决不决不决不!”博吉斯大叫道。

“你听见了吗,狐狸先生?”比恩弯着身子冲着洞口喊道,“现在还不算完哪,狐狸先生!我们不把你像个小玩意儿一样挂起来吊死就不回家!”于是,这三个人互相握着手郑重的发誓:不抓住狐狸,就不回自己的养殖场。

“下一步怎么办?”大腹便便的小矮个邦斯问道。

“我们打算派你到洞里去把它弄出来,”比恩说,“下去吧,你这可怜的小矮个!”

“我不去!”邦斯尖叫着跑了。

比恩没精打采的笑了笑。他一笑,你就能看到他那猩红色的牙龈,而且看到牙龈的部分比牙齿还多。“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件事可以做了,”他说,“我们把它饿出来。我们昼夜在这里宿营,看着这个洞口。到最后他会出来的。他肯定会出来。”

于是,博吉斯、邦斯和比恩给山下的饲养场捎信去,让人把帐篷、睡袋和晚饭送来。

那天晚上,三顶帐篷在小山的大坑里支了起来,博吉斯、邦斯和比恩一人一顶帐篷。三顶帐篷环绕着狐狸的洞口。三个饲养场主坐在帐篷外吃着晚饭。博吉斯吃的是三只布丁闷鸡;邦斯吃的是六个炸面圈,里面塞着令人作呕的鹅肝糊糊;比恩喝的是两加仑的苹果酒。他们三个人都把枪随时放在身边。

博吉斯拿起一只热气腾腾的鸡,把他凑近狐狸的洞口。“你能闻到这个吗,狐狸先生?”他喊道,“美味的嫩鸡啊!你怎么不上来吃呢?”

浓郁的鸡味飘进地道,一直飘到狐狸们正蹲着的地方。

“噢,爸爸,”其中一只小狐狸说道,“咱们不能悄悄的溜上去从他手里把鸡抢过来吗?”

“那可不行!”狐狸先生说,“那正是他们想让你去做的。”

“可是我们饿了呀!”他们喊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弄到吃的东西呀?”

他们的妈妈没有回答,爸爸也没说话。这是一个没法回答的问题。

夜幕降临的时候,邦斯和比恩打开挖掘机上的两盏高强度的车灯照着狐狸的洞口。

“现在,”比恩说,“我们轮流守着。一个人守着,两个人睡觉,然后轮换,盯一通宵。”

博吉斯说到:“要是狐狸挖一个穿山的洞,从另外一边跑出来怎么办?你没想到这一点,是吗?”

“我当然想到了。”比恩装着有先见之明的样子说。

“那么,说下去,把答案告诉我们。”博吉斯说。

比恩从耳朵里挖出一小团黑黑的东西,并用手指把它弹掉。“你的饲养场里有多少干活的人?”他问道。

“35个人。”博吉斯说道。

挖机驾驶室很晃的简单介绍

“我有36个人。”邦斯说。

“我有37个人!”比恩说道,“这总共就有108个人了。我们得命令他们把这座山围起来。每个人都要带一支枪和一个手电筒。那样护理就逃不掉了。”

于是,饲养场里接到了命令,那天晚上有108个人形成的包围圈把山根都围了起来。他们用他们的棍棒、长枪、斧子、手枪以及各种其他可用的武器把自己武装起来。这样就是逮一只狐狸,甚至说任何一个动物,都不可能从这座小山里逃出去了。

第二天,他们继续守在那儿,等待着。博吉斯、邦斯和比恩坐在凳子上,盯着狐狸的洞口。他们不怎么说话,只是把枪放在膝盖上坐在那里。

狐狸先生不时地向洞口的方向爬过去一点,用鼻子嗅一嗅。然后他便再爬回去说:“他们还在那儿。”

“你能肯定吗?”狐狸太太便这样问。

“绝对肯定!”狐狸先生说,“我在一英里之外就能闻出那个叫比恩的人,他身上很臭。”

9、狐狸先生有一个计划

这种坚守的游戏持续了三天三夜。

“狐狸不吃饭不喝水,能活多长时间?”博吉斯在第三天的时候问道。

“现在用不了多长时间了,”比恩对他说,“他很快就会饿得跑出来。他一定会出来。”

比恩说的对。下面地道里的狐狸们确实要慢慢的饿死了。

“要是咱们能喝上一小口水就好了。”一个小狐狸说道,“噢,爸爸,你不能做点什么吗?”

“爸爸,咱们不能猛地一下冲出去吗?那样咱们还有一点儿机会,不是吗?”

“根本没有机会,”狐狸先生厉声说道,“我是不会让你们到上边去面对那些枪的。我宁可让你们待在下面平静的死去。”

狐狸先生已经好长时间不说话了。他俩眼紧闭,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没听见别的狐狸在说些什么。狐狸太太知道,他正在竭尽全力、绞尽脑汁的思索着出去的办法。现在,当她看他的时候,她发现他动了一下身子,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向后看了看自己的妻子,眼睛里跳动着一点兴奋的火花。

“怎么了,亲爱的?”狐狸太太立即说道。

“我刚刚想到了一点儿主意”狐狸先生谨慎地说。

“什么?”他们喊道,“噢,爸爸,什么主意?”

“快说!”狐狸太太说,“快告诉我们!”

“恩……”狐狸先生说道,然后便停下来叹了口气,伤心的摇了摇头。他又蹲了下来。“那办法不好,”他说,“那终归还是不行。”

“为什么不行,爸爸?”

“因为那就是说咱们还要继续挖洞,而咱们已经三天三夜没吃东西了,谁也没有足够的力气干下去了。”

“我们能行,爸爸!”小狐狸们叫着跳起来,跑到他们父亲的跟前,“我们能干!我们能不能行,你就瞧着吧!你也能行的!”

狐狸先生看了看四个小狐狸,脸上露出了微笑。他暗想,我的孩子们多好啊!他们快要饿死了,三天来他们一口水都没喝,但他们仍然没有垮下来。我一定不能让他们泄气。“我……我想咱们也许可以试一试。”他说道。

“快说吧,爸爸!说说你想让我们干什么?”

狐狸太太缓缓的站了起来。由于没吃东西没喝水,她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更难受。她的身体非常虚弱。“我太抱歉了,”她说,“但是我想我还能帮得上一点忙。”

“你就待在那儿吧,亲爱的,”狐狸先生说,“我们自己能干得了。”

10、博吉斯的1号鸡舍

于是他和他的四个孩子又开始挖了起来,现在的挖掘进度慢得多了,不过他们鼓起巨大的勇气,不停地挖着,地道开始一点一点地向前伸延。

“我不敢说出来,”狐狸先生说道,“因为我希望去的这个地方简直太棒了,要是我对你们说了,你们会高兴的发疯的,另外呢,如果我们到不了那里(这很有可能),你们又会失望得要死。亲爱的,我不想让你们产生过多的希望。”

它们不停地挖了好长时间,究竟有多长时间,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下面的地道里一团漆黑,没有白天,也没有夜晚,但是最后,狐狸先生命令停下来,他说道:“我想,咱们更好悄悄地到上面看看,弄清楚现在咱们到哪儿了?我知道要去的地方,但是我搞不准咱们是不是到了那地方的附近了。”

他们开始缓慢疲惫地向地面方向的斜上方挖,一点一点地向上延伸。突然,他们挖到了头顶上的某个硬东西,再也无法向上挖了。狐狸先生走上前去察看,这个硬东西是木头!他悄声说道,“是木头板子!这就是说,要是我没有大错特错的话,我们正好在某个人家的房子下面。”狐狸先生悄声说,“现在我看一下,千万别出声。”

狐狸先生小心地向上推起其中一块地板,木板发出了可怕的嘎吱声,他们全都趴下身子,等待这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什么事也没有。于是狐狸先生推起了第二块木板,接着,他非常非常谨慎地从空隙里探出脑袋。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兴奋地尖叫:“我成功了!“他喊道,“我之一次就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他一提身子,从地板的空隙里爬了上去,开始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快上来呀!上来看看你们在哪里呀,亲爱的!”对一只饿狐狸来说,这是多妙的情景啊!感谢上帝!好哇!好哇!

四个小狐狸争先恐后地从地道里爬了出去,他们看到的是多么奇妙的景象呀!他们正在一个很大的棚舍里,这个地方到处都是鸡,有上千只白色、棕色和黑色的鸡!

“博吉斯的1号鸡舍!”狐狸先生喊道,“这正是我看准的地方,我正好看准的地方!我正好挖到了他的中间!之一次就成功了!多神奇啊!而且,我可以说,简直是太巧妙了!”

“等一等!”狐狸先生命令道,“不要慌乱!向后站!静一静!咱们一步一步来!首先,大家都喝口水!”

他们都跑到鸡的饮水槽那儿,舔着清凉可口的水。随后,狐狸先生挑了三只最肥的母鸡,敏捷的用嘴巴喀嚓一咬,就立刻把他们都咬死了。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地板上的空隙爬进地道,很快就站在黑暗的地道里了。狐狸先生走上去把那块地板拉下来,让他恢复原状,他做得非常仔细,以便不让人看不出来他们被移动过。

“ 儿子,”他把那三只肥母鸡给了他那四个小孩子中更大的一个,说道,“快跑回去,把这个带给你妈妈,告诉他准备一个宴会,给他说我们其余的几个——安排好几件别的小事,马上就到!”

11、狐狸太太吃了一惊

小狐狸带着那三只肥母鸡,以最快的速度沿着地道向回跑去,他高兴得要命。“等着瞧吧!”他不停地思考着,“妈妈看到这个,还不知会怎么样哪!”他跑的路很远,可是他在路上一次也没有停,他突然来到了狐狸太太面前。“妈妈!”他气喘吁吁得喊道,“看呀,妈妈,看呀!快醒醒,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狐狸太太由于没有东西吃,身体比以前更虚弱了。她睁开一只眼睛,看着那些母鸡,“我是在做梦呀!”她喃喃自语道,接着就又闭上了眼睛。

狐狸太太睁开双眼,迅速坐了起来,“可是,我亲爱的孩子!”她大声说,“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挖机驾驶室很晃的简单介绍

“ 博吉斯的1号鸡舍!”小狐狸语无伦次的说道,“我们把洞正好挖到了那儿的地板底下,你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又大又肥的母鸡!还有,爸爸说准备一个宴会!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狐狸太太看到吃的东西,自己似乎又增添了新的力量,“一定要搞一个宴会!”她说着,站起身来,“噢,你们的爸爸是个多么了不起的狐狸啊!快点,孩子,把这些鸡毛拔掉!”

了不起的狐狸先生在地道里很远的地方说道:“亲爱的孩子们,现在咱们来干下一件事!这件事可就容易多了!我们要做的只不过就是再挖一条从这里通往那里的小地道!”

12 、獾

狐狸先生和留下来的三个小狐狸快速地一直向前挖去。现在他们都非常兴奋,也不觉得累或者饿了。他们知道不久将有一个极为丰盛的宴会在等着他们去享用,实际上,对他们来说,没有比博吉斯的鸡更好吃的东西了,每当想到这一点,他们便会高兴地笑起来。尤其让他们兴奋的是,那个肥胖的饲养场主这会儿正蹲在小山上等着他们饿死呢,可正是他送给了他们一顿美餐,而他却对此全然不知。“继续挖,”狐狸先生说,“没有多远了。”

突然间,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们的上方传来:“谁在那儿?”狐狸们吓了一跳。他们迅速抬起头来,看见地道顶端的一个小孔里露出一张又尖又长、黑色的毛茸茸的脸。

“獾!”狐狸先生叫道。

“狐兄!”獾叫道,“我的老天哪!很高兴我终于找到伴儿了!我已经转来转去挖了三天三夜了。我已搞不清楚自己现在在哪里了!”

獾把洞顶的那个小孔扩大了一下,从顶上跳下来,站到狐狸们的身旁。一只小獾(他的儿子)也尾随其后跳了下来。

“你听说上边的小山上出了什么事了吗?”獾激动地说道,“全乱了套了!有一半的树林都不见了,整个乡下到处都是带着枪的男人!我们大家都出不去了。甚至夜里都不行!我们都得被饿死!”

“我们指的是谁?”狐狸先生问道。

“所有我们这些挖洞的,就是我、鼹鼠,还有兔子以及我们的妻子和孩子。甚至平时再小的洞都能钻得过去的鼬鼠,这会儿也和鼬鼠太太以及六个孩子躲在我的洞里呢。我们到底该怎么办,狐兄?我看咱们都完了!”

狐狸先生看看自己的三个孩子,笑了笑。孩子们也冲他会意地笑了笑。“我亲爱的老獾,”狐狸先生说,“让你们陷入困境,都是我的错……”

“我知道是你的错!”獾愤怒地说道,“并且那些饲养场主不抓住你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不幸的是,这意味着我们也脱不了干系,山上的每一个动物都是一样。”獾坐下来,用一个爪子搂着他的小儿子。“我们完蛋了,”他轻轻地说,“我可怜的妻子在上面已非常虚弱,一点儿也挖不动了。”

“我妻子也是这样,”狐狸先生说,“不过这会儿她正为我和孩子们准备一个美味可口的肥鸡宴呢……”

“住口!”獾叫道,“别拿我开心了!我可受不了!”

“这是真的!”小狐狸们大声说道,“爸爸不是开玩笑!我们搞到了很多鸡!”

“并且所有这一切都完全是因为我的错,”狐狸先生说,“我邀请你一起来赴宴.我邀请大家——你,鼹鼠、兔子、鼬鼠以及你们的妻子和孩子们——都来赴宴。我可以向你保证,东西足够大家吃的。”

獾说:“好呀!”

13 、邦斯的大仓库

“我亲爱的狐兄,”獾大声说,“你的尾巴到底是怎么了?”

“拜托你,可别提它了。”狐狸先生说“这可是件痛苦的事情!”

他们正在挖一条新地道,大家都默默无言地挖着。獾是个挖洞高手,地道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向前延伸着,还有一个爪子洼就够了。

他们很快便蹲到了另外一处木地板的下面。

狐狸先生诡觉地泯嘴一笑,露出了他那尖利的白色牙齿,说:“要是我没搞错的话,我亲爱的獾兄,咱们是在那个小矮个、大肚子的肮脏鬼邦斯的大仓库,实际上咱们正位于这个饲养场里最有趣的那部分的下面。”

“鸭子和鹅。”小狐狸一边舔着嘴唇,一边说到,“鲜嫩的鸭子和大肥鹅啊。”

“一点也不错。”狐狸先生说。

“可是你怎么竟然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呢?”獾问道。

狐狸先生又咧嘴笑了笑,露出了更多的白色牙齿,他说,“在这些饲养场周围,我就是蒙着眼也迷不了路,对我来说,在地底下,和在地上,都是一样熟门熟路的。”

他来到高处,向上推起一块木地板,然后又推起一块,他从缝隙间把头探了出去。

“正是啊。”

他一边大叫着,一边蹿上去进入了上边的房子里。

“我又成功了。正打在点子上,正中靶心。快来看哪。”

獾和三个小狐狸迅速跟着他爬了上去,他们停下来站在那儿张着嘴,完全不知所措,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们现在看到的,正是狐狸所梦寐以求的,也是獾所梦寐以求的,是饥饿中的动物的天堂。

“我亲爱的獾兄,”狐狸先生断言到,“这是邦斯的大仓库吧!他更好的东西在送往市场之前,都是存在这里的。”

这个大房间的四面墙上,还放着一些橱子,和从地板直达天花板的货架,橱子里和货架上堆着成千上万只更好最肥、脱了毛带烤的鸭子和鹅。并且上面的房梁上还悬挂着至少有上百只熏火腿和五十挂熏肉。

“先饱饱眼福吧,”狐狸一边大声说,一边跳来跳去,“你觉得怎么样,嗯?相当好吃的东西。”

突然间,就好像它们腿中的弹簧松开了似地,三个小狐狸和饿极了的獾跳上前去,就抢起那些美味的食物来。

“住手”,狐狸先生命令到,“这是我要举行的宴会,所以拿什么要由我来挑选。”

于是他们一边舔着到手的排骨,一边退了回来。

狐狸先生开始在仓库里悄悄地来回踱着步,以一种专家的眼神审视着这些绚丽的陈列品,一条长丝似的口水从他下巴的一侧流了出来,悬垂在空中,然后断裂在地下。

“我们一定不要干的太过分,”他说到,“绝不能露出马脚,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来过这儿。咱们必须干得干净利索,只拿走一点精心挑选的东西就行了。所以咱们开头就拿四只小肥鸭吧。”

他从架子上把东西拿了下来。

“哦,它们多肥多美啊,难怪邦斯在市场上都能买个好价钱呢!”

“好吧,獾兄,帮我一把,把它也拿下来。你们这些孩子也来帮帮忙!咱们到那边去。我的老天,看看你们嘴里的口水,现在……我想咱们拿点鹅吧,三只就足够了。咱们拿更大的。哎呀,你在国王的厨房里,也不会看到比这些还好的鹅呀。轻着点,就这样。来几条上好的熏火腿怎么样,我喜欢熏火腿,你呢,獾兄,请你把那个梯子给我拿过来?”

狐狸先生爬上梯子,递下了三条巨大的火腿。

“獾兄,你喜欢熏猪肉吗?”

“我太喜欢熏猪肉了!”獾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

“咱们拿一片熏猪肉吧,上边那个更大的。”

“还有胡萝卜。爸爸。”三个小狐狸中最小的那个说到,“那些胡萝卜我们得拿一点。”

“别傻了。”狐狸先生说,“你知道,咱们从来都不吃那种东西。”

“不是给咱们吃的,爸爸。是给兔子吃的,他们只吃蔬菜耶。”

“我的天啊!你说的对呀,”狐狸先生大声说,“真是个爱动脑筋的家伙。拿十束胡萝卜。”

所有的这些可爱的战利品,很快便在地板上整整齐齐地堆成了一堆。小狐狸们凑在一起蹲在那儿,鼻子不停地吸动着,眼睛象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狐狸先生说:“现在咱们还得向咱们的朋友邦斯借一下那些有用的推车。就是放在墙角那儿的那些。”

他和獾把推车弄了过来。于是,鸭子、鹅、火腿和熏猪肉,都被装到了推车上,推车很快从地板上的那个洞口里被放了下去。动物们也尾随着推车滑进了洞里。狐狸先生回到洞里之后,又非常仔细地把那几块地板拉下来放回原处,以便不让人看出来它们曾被人动过。狐狸先生指着三个小狐狸中的两个说到:“亲爱的孩子们,你们各推一辆车,尽快跑到你母亲那儿,替我向她问好。告诉她,我们有客人要来吃饭。客人有獾、鼹鼠、兔子和鼬鼠。跟她说,我们剩下的这几个一干完另外一件小事,马上就回家。”

“是,爸爸!马上就去。爸爸!”

他们答应到,然后各自抓过一辆手推车,沿着地道飞奔而去。

14、獾的疑问

“再去个地方看看。”狐狸先生大声说。

“我敢打赌,那个地方是哪里,”唯一一个留下来的小狐狸说到,他是狐狸当中最小的一个。

“是哪里?”獾问到。

“嗯,”最小的狐狸说,“我们已经去过博吉斯那儿,也去过邦斯那里,但是还没去过比恩那里。”

“你说对了,”狐狸先生说,“可是你不知道我们将要拜访的是比那里的哪一部分?”

“哪一部分?”他们两个一起问到。

“啊哈,”狐狸先生说,“你们就等着瞧吧。”

他们边谈边挖,地道很快地向前延伸着。

獾突然说到:“狐兄,你一点也不为此感到担心吗?”

“担心?”狐狸先生说到,“为什么担心?”

“所有这……这些偷窃行为……”

狐狸先生停下来不挖了,两眼眯视着獾,好象怕完全傻了似的。他说:

“我亲爱的长毛的老古董,你知道全世界有谁在他的孩子快要饿死的时候,也不偷几只鸡?”

獾在深思的时候,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你简直太令人尊敬了!”

狐狸先生说到:“令人尊敬并没有什么错呀?”

獾说到:“瞧。”

狐狸先生说:“博吉斯、邦斯和比恩正在外边要杀死我们,我相信你明白这一点。”

“我明白,我确实明白。”细心温和的獾说到。

“可是我们并不是要坏到象他们那种程度,也并不是想要把他们杀死。”

“我的确不希望那样。”獾说到。

“我们作梦也没有想到过那样。”狐狸先生说,“我们只是从这儿那儿拿点食物,以便让我和我们一家活下去,对吗?”

“我想我们是迫不得已。”獾说到。

“如果他们想那样残忍,那就随他们的便。”狐狸先生说,“我们在这下边可是宽容的和平二号者。”

獾把头向旁边一侧,“狐兄,我喜欢你。”

“谢谢!”狐狸先生说,“那咱们现在继续挖吧。”

五分钟之后,獾的前爪碰到了某个平平的硬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他说,“看上去象是坚硬的石头墙。”

他和狐狸先生把土扒到一边去,那是一堵墙,但是是用砖砌的,而不是用石头砌的,这堵墙就在他们的正前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究竟是谁会在地底下建一道墙呢。”獾问到。

“很简单,”狐狸先生说,“这是一道地下室的墙,要是我没有搞错的话,他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15、 比恩的秘密苹果酒窖

狐狸先生仔细地审视了一下这堵墙,他看到砖缝里的水泥已经陈旧并且碎裂了,于是他没费多大的劲,便松动了一块砖,并把它抽了出来。

突然,从抽掉的那块砖所形成的小洞里,“忽”地一下露出一张长着胡须的尖瘦的小脸,并传来怒气冲冲的说话声。

“走开,你们不能到这儿来!这是我的地盘!”

“天哪!”獾说,“是老鼠。”

“你这粗鲁的畜生,”狐狸说到,“我该猜到会在这下面的什么地方发现你的。”

“走开,”老鼠尖叫道,“这是我地地方,是我先到这儿来的。”

狐狸先生满面笑容,他那白色的牙齿闪闪发亮。

“我亲爱的老鼠,”他温和地说,“我可是个饿坏了的家伙,你要是不赶快走开,我会一口把你吞下去的。”

这话起了作用,老鼠“嗖”地一声飞快地向后跑去,不见了踪影。

狐狸先生大笑起来,并开始从墙上抽出更多的砖,当他从墙上掏出一个比较大的洞时,他从洞里爬了过去。獾和那只最小的狐狸也跟在他的后面,钻了进去。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宽敞、潮湿而又阴暗的地窖里。

“正是它!”狐狸先生大声说。

“这是什么?”

獾说到,“这地方什么也没有啊?”

“火鸡在哪里?”最小的狐狸盯着暗处说,“我想比恩是个养火鸡的人呀!”

“他是个养火鸡的人!”狐狸先生说,“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来找火鸡的,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吃的东西了!”

“那我们还需要什么,爸爸?”

“好好地再四处瞧瞧。”狐狸先生说,“你就没看到有什么东西让你感兴趣吗?”

獾和最小的狐狸向半明半暗处窥视着,当他们的眼睛对黑暗习惯了的时候,他们开始看到,石墙的架子上放着一大批样子象是玻璃罐子的东西。他们走近几步,果然是罐子,有好几百个呢!每个罐子上都写着“苹果酒”。

最小的狐狸一跳老高,“哦,爸爸,”他大声说,“看哪,我们找到了什么,是苹果酒!”

“一点不错。”狐狸先生说。

“真是妙不可言!”獾大声喊到。

“比恩的秘密苹果酒窖,”狐狸先生说,“但是要小心行事,亲爱的!别弄出声音,这个酒窖就在饲养场场房下面。”

獾说到:“苹果酒对獾特别好,我们把它当尿用。一日三餐,一次一大杯,另外,睡觉的时候,再来一杯。”

“它将使我们的宴席成为盛大的宴会。”狐狸先生说。

他们说着话的时候,最小的狐狸已悄悄地从架子上搬下一罐,喝了一大口。

“哦,”他喘息着叹道,“哦,您一定知道,这可不是从商店里买的那种普通的低度苹果器酒,这可是真家伙,是家用的烈性饮品!会让你的嗓子冒火,肚子里开锅。”最小的狐狸气喘吁吁道,“这苹果酒真好!”

“喝得够多得了!”狐狸先生说着,一把夺过罐子,把它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喝了一大口。

“真是妙极了!”他一边吃力地喘息着,一边悄声说到,“不可思议,太美了!”

“该轮到我了。”獾说着,接过罐子,把他的头向后仰着,苹果酒咕咚咕咚地流进了他的嗓子眼里。

“就象……,就象融化的金子,”他喘息着说,“哦,狐兄,这就象……,就像是饮用阳光和彩虹啊……”

“你们在偷酒喝!”老鼠尖叫道,“马上把它放下,你们都快给我喝光了。”

老鼠躲在酒窖里更高的那个架子上,从一个大罐子后面向外窥视着,有一根小橡皮管插在罐口里,老鼠正用这根管子吸酒喝呢!

“你喝醉了!“狐狸先生说到。

“少管闲事。“老鼠尖叫道,”你们这些笨手笨脚的大笨蛋,要是到这儿来弄得一团糟,我们都得被抓住。滚开!让我安安静静地在这儿喝点苹果酒吧!”

就在这时,他们听见上面房子里的一个女人的喊声:

“梅波儿,快去拿苹果酒来。”

那声音喊道:“你知道比恩先生是不喜欢等个没完的,尤其是他在帐篷里干了整整一夜的时候。”

动物们都吓呆了,他们一丝不动地站着,耳朵竖起,身子紧绷绷地。随后他们听到一扇门被打开的声音,那扇门位于那段从房子通往地下室的石头台阶的顶端。

现在有人开始走向那些火鸡!

16 、那个女人

“快呀。”狐狸先生说,“躲起来!”

他和獾以及最小的狐狸跳上了一个货架,蹲在一排盛苹果酒的罐子后面。

他们绕过罐子窥视着,看到一个大块头的女人来到了地下室里,在走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那个女人迟疑了一下,向左右看了看,然后他便直奔狐狸先生和獾以及最小的狐狸藏身的地方,她就在他们的前面停了下来,她和他们之间仅仅隔了一排苹果酒罐子!她离他们那么近,以至狐狸先生都可以听得见她喘息的声音。他从罐子之间的空隙里,悄悄地看去,注意到她手里正拿着一根大擀面杖。

“比恩太太,他这次想要多少啊?”那个女人喊道。

于是从楼梯的顶端传来另外一个声音:“拿来两三罐。”

“他昨天喝了四罐,比恩太太。”

“是的,可是他今天要不了那么多,因为他在上面呆不了几个小时了。他说,那狐狸今天早晨一定会跑出来,他不可能再在洞里饿一天了。”

地下室里的那个女人伸手从架子上拿了一罐苹果酒,她拿的那罐酒与狐狸先生藏身的地方仅隔着一个罐子。

“要是把那个讨厌的畜生杀死吊在走廊里,我才高兴呢。”她大声说,“顺便说一下,比恩太太,你丈夫答应过,要把尾巴当纪念品送给我。”

“那条尾巴已经被打烂了。”楼上的那个声音说,“你还不知道吗?”

“你是说那尾巴已经给毁了吗?”

“当然给毁了。他们打中了那条尾巴,可是没打中那只狐狸。”

“哦,真见鬼!”大块头女人说到,“我还真是很想要那个尾巴呢。”

“梅波儿,你可以拿那个头代替尾巴呢。你可以让人把它给你瓶封起来,放在你卧室的墙上。现在快把苹果酒拿上来吧。”

“好的,夫人,来了。”大块头女人说着,从架子上拿下了第二个罐子。

狐狸先生暗想:“要是再拿一罐,她就会看见我们。”

他可以感觉到最小的狐狸紧紧贴着他的身体,正由于激动而颤抖着。

“两罐够吗,比恩太太?要么我拿三罐吧?”

“我的老天,梅波儿,我不管那些,只要你动作快一点就行。”

“那就拿两罐吧,”大块头女人说到,现在她是在自言自语,“反正他喝得也太多了。”

她一手提一只酒罐,把那根擀面杖夹在一只胳膊下面,向地下室的另一端走去。她在楼梯跟前停了一下,一边向四周打量着,一边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

“这儿又有老鼠了,比恩太太,我闻得出它们的气味。”

“那就毒死它们。”

“夫人,毒死它们?”

“你知道毒药在哪里放着。”

“是的,太太。”梅波儿说。

她缓缓地爬上楼梯,在台阶上隐去了身影,门“嘭”地一声被关上了。

“快,”狐狸先生说,“各自拿一罐酒快跑。”

老鼠在高高的架子上低声叫道:“我跟你们说什么来着,你们差一点被抓住,不是吗?你们把这件事搞杂了,从现在起,你们不准再到这儿,我不准你们接近这儿,这是我的地方。”

狐狸先生说:“你会被毒死的。”

“胡说,”老鼠说到,“我坐在这上面看着她下毒,她永远别想挡住我。”

狐狸先生、獾和最小的狐狸各自抓着一罐苹果酒,从地下室的一端跑向另一端。

“再见,老鼠,为这美妙的苹果酒,谢谢你。”

他们一边大声喊着,一边钻进墙上的那个洞里,不见了踪影。

“贼!”老鼠尖叫道,“强盗!土匪!窃贼!”

17 、盛大的宴会

他们回到地道里之后,稍微停了一下,以便狐狸先生把墙上的那个洞用砖堵上。狐狸先生一边把砖放回原处,一边自言自语地哼哼着:“我还会尝到那些美味的苹果酒的。”他说,“那只老鼠是个多么卑鄙的家伙呀!”

“他太没有礼貌了!”獾说到,“所有的老鼠都没有礼貌!”

“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只懂礼貌的老鼠呢!而且他喝得也太多了。”狐狸先生说着,把最后一砖放好,“好吧,现在回家赴宴。”

他们拿起苹果酒罐子上了路,狐狸先生走在最前面,最小的狐狸排在第二,獾走在最后。他们沿着地道飞快地前行,经过通向邦斯的大仓库的转弯处,又经过博尼斯的1号鸡舍,然后又走过了长长的路。他们知道,狐狸太太正在这段路通向的那个地方等着他们呢。

“跟上,亲爱的。”狐狸先生大声说,“我们很快就要到了。想想在另一头等着我们的是什么吧,再想想我们带回家去的这些罐子装的是什么吧?这下可该让可怜的狐狸夫人高兴了。”

狐狸先生一边跑一边唱起了小曲,“我又一次飞快地溜回家,回到我美丽的新娘身旁。当她一喝下这些苹果酒呀,她便会精神振奋,身心舒畅。”

獾也跟着唱了起来:“噢,可怜的獾夫人,她饥肠辘辘,气息奄奄,只要喝下这些苹果酒呀,她将会多么有精神啊!”

他们一边唱着歌,一边拐过了最后一个弯。

突然之间,一个最最美妙而且另人吃惊的场景展现在他们的眼前。宴会刚刚开始,这是一个从地底下挖成的很大的餐厅,餐厅正中内摆着一个大餐桌,转着餐桌坐着的至少有二十九个动物,它们是狐狸太太和三只小狐狸,獾太太和三只小獾,鼹鼠、鼹鼠太太和四只小鼹鼠,兔子、兔子太太和五只小兔子,鼬鼠、鼬鼠太太和六只小鼬鼠。桌子上摆满了鸡、鸭、鹅、火腿、熏肉和萝卜。大家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这些美味的食物。

“我亲爱的,”狐狸太太一边喊着,一边跳起来拥抱狐狸先生,“我们等不及了,请原谅!”

然后她又拥抱了那只最小的狐狸。獾太太拥抱了獾,大家又互相拥抱了一番。

盛着苹果酒的罐子在一片欢快的喊声中被放到了桌子上,狐狸先生、獾和最小的狐狸一起坐了下来。

你一定记得在座的每一位都是好几天没吃任何东西了。他们都饿坏了,所以这会儿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在动物们向鲜美的食物发起攻击的时候,只听见咔哧咔哧、呱叽呱叽的咀嚼声。

最后,獾站了起来:“快去取酒杯,大声说‘干杯’。我想让你们都站起来,为我们这位亲爱的朋友狐狸先生干上一杯,因为今天是他救了我们的性命。”

“为狐狸先生干杯。”他们都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大声喊道。

随后,狐狸太太羞涩地站了起来,说:“我不想在这儿演讲,我只是想说一句话,那就是,我丈夫是一个了不起的狐狸。”

大家都鼓掌欢呼起来。

接着,狐狸先生站了起来:“这美味的食物。”

他开口说到,然后又停了下来,在随后的沉默中,他打了一个很大的嗝,大家都拍着手大笑起来。

“这美丽的食物,我的朋友们,“他接着说,”是博尼斯、邦斯和比恩三位先生款待我们的。”

欢呼声和笑声更高了。

“我希望你们会象我一样喜欢它。”他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嗝。

“有气还是吐出来的好。”獾说到。

“谢谢你。”狐狸先生咧着嘴笑着说到,“不过,我的朋友们,咱们现在严肃点。咱们还是想一想,明天、后天以及以后的事吧。如果我们出去的话,我们将会被杀死,对吗?”

“对。”他们大声说到。

“我们跑不了一码远,就会被枪打死的。”獾说。

“一点不错,”狐狸先生说,“可是我来问问你们,又有谁想要出去呢?我们每一个都是挖掘高手,我们痛恨外面,外面到处都是敌人。我们之所以要出去,是因为迫不得已,是因为我们要为我们的家人找吃的东西。可是现在,朋友们,我们有了一套全新的设施,我们有了一条通往三个仓库的安全通道,那可是世界上最精美的仓库啊。”

“确实如此,”獾说到,“我都看到了。”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狐狸先生说到,“这意味着咱们谁也不用再到外面露天的地方去了。”

桌子四周响起了一阵兴奋的汪汪声。狐狸先生接着说到:

“这样,我邀请你们大家都留在这里,永远和我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他们大叫到。

“我的天哪,简直太棒了!”于是兔子对兔子太太说,“我亲爱的,咱们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挨枪子了。”

狐狸先生说:“我们要建造一座地下的小村庄,里面有街道,街道两旁是房屋,獾、鼹鼠、兔子、鼬鼠和狐狸,每家都有自己的房子,我每天都要为你们大家去采购,咱们每天都要向国王一样地吃饭。”

这番讲话之后的欢呼声持续了好长时间。

18 、仍然在等待

在狐狸洞外,博尼斯、邦斯和比恩,坐在他们的帐篷旁边,把枪搁在膝盖上。

天开始下雨了,雨水顺着这三个人的脖子流进去,一直灌到他们的鞋一阵子里。

“现在,他不会再在下面呆多长时间。”博尼斯说。

“这畜生肯定饿坏了。”邦斯说。

“说得对。”比恩说到,“他随时都会冲出来,一定要把枪拿好。”

三个农场主光想着在洞口堵狐狸一家,却忽略了自己的农场。他们还在洞口呆呆地等着,等着......

------每天给孩子讲一个好故事------

作者:(英国)罗尔德·达尔 译者:代维

罗尔德·达尔,英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一生从事写作几十年,创作儿童读物18本,如《詹姆斯和大仙桃》、《查里和巧克力工厂》、《好心眼的巨人》、《女巫》、《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玛蒂尔达》等等,其魔力超越语言和国界,同时他本人的传奇经历也像童话里的人物一样赋有神奇力量,成为“哈梅林的魔笛手”(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凡是读过其书的孩子全都情不自禁迷倒在他创造的畅快淋漓的魔力世界,无一幸免。

文/橡皮糖爱绘本,转载请注明出处

橡皮糖订阅号:ixiangpitang